????饶她怎么去想,都不会想到这家店铺是相姿开的,所以她顶多就只能以为相姿在这儿打工赚钱呢!

????相姿张了张口,想要说这是她开的店铺,然而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,她看向一边的柴若芸,改口道:“哦,是啊!柴老板人很好,我一天能赚十文钱呢!”

????“是个好孩子,知道家里困难,年纪轻轻就出来赚钱养家了。”相玲玲笑了笑,然后把视线也落在了柴若芸的身上。

????“老板娘,这相姿是我娘家侄儿,若是她犯了什么错,可要多担待一些,我家小姿从小顽劣惯了。”

????相姿:……

????柴若芸:……

????这话表面上没什么问题,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是姑姑关心侄儿。可这话落入相姿耳朵里,就有些变了味了。

????顽劣?

????你说谁顽劣呢?

????这分明就是用关怀当借口来贬低她啊!

????只是没等相姿发作,柴若芸就先开了口:“顽劣吗?我倒是觉得他可爱极了!少年轻狂嘛,倒也是有些资本的。”

????柴若芸不知道相姿家里的情况,但她也真的是不喜欢相姿姑姑的这种话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????相玲玲被怼了一句,面上顿时一僵,这才把视线落在了周勤勤的身上,发笑道:“大小姐这是怎么了?谁又招惹了您?”

????别看周勤勤对着相姿这些外人趾高气扬的,可面对家里主母,甚至是像相玲玲这种受宠的小妾,那就是老鼠见了猫,蛇没了牙,公鸡没了毛,总之那嚣张气息不见踪影。

????这会儿听见相玲玲的问话,周勤勤便瞥了一眼相姿。

????原来,她是相玲玲的侄子。

????那要是她告状的话,会不会遭到相玲玲的责备?刚刚,相玲玲明显是在关怀她这个侄儿吧?

????那些表面话,周勤勤是一点也没听出个别的意思,在她看来,相玲玲是在关心着相姿的。

????这么一个认知深入心底之后,周勤勤本来满肚子愤怒便只能生生咽下。

????她抬起头,冲着相玲玲道:“没事!没人欺负我!”

????“对啊!谁会欺负周家大小姐呢?周大小姐人那么好,今天我们店开张第一天,她就要为店里所有顾客买单呢!是个十足的好人哦!”

????周勤勤顿时怒瞪了她一眼,张了张口,想要反驳她的话,可余光瞥在相玲玲突然阴沉的脸上时,又只好作罢。

????“大小姐有那么多闲钱做好事?呵!看来大姐还是太纵容你了!”

????周家中馈一直都是当家主母在掌握着,每个人每月都会一定的份额,从来没有少过谁,却也没有多过谁。

????所以这会儿听见周勤勤居然那么好心替别人买单,于是她便想着那买单的银子指不定哪儿来的呢!

????周勤勤面色一僵,连忙开口道:“六娘,请你别告诉母亲。”

????周家主母最是讲究节俭,若是让主母知道,非扒了她的皮不可。况且,那翡翠镯子本就不是她的,而是她从父亲的前任妻子所出的嫡女身上抢来的。虽说那嫡女的娘死得早,在现任主母下生活得还不如她一个庶女,但人家好歹有一个嫡女头衔,若是把这件事闹大,她肯定不着好。